吳卿金雕大展

您是本網頁自88.10.1計數第 個使用者

日期:87年11月7∼22日
地點:嘉義市文化中心三樓

吳卿 簡歷

1956年    出生於台灣省嘉義縣

1973年   開始學習雕刻

1974年   開始研究螞蟻生態

1977年   開始做木雕螞蟻

1980年   入選全國美展

1983年   台北市立美術館開幕應邀參展

1984年    台北市立美術館發表「木雕螞蟻個展」日本刈谷市美                術館應邀發表首次展覽「木雕螞蟻個展」

1985年    高雄市及台灣省各文化中心巡迴發表「木雕螞蟻個   展」受台北國立科學教育館委託,製作銀、銅材質作品「螞蟻生態」

1986年   台北故宮博物院現代藝術嘗試展應邀參展

1988年    台灣省立美術館開幕應邀參展美國舊金山太平洋博物館之「故宮博物院特展」應邀參展

1989年   開創黃金雕刻藝術品

1991年   台北市立美術館發表「吳卿金雕展」

1993年    台北中影文化城發表「吳卿金雕展」<收費>台北故宮博物院40年 來,第一次破例以典藏經費收購「在世」藝術家作品「瓜瓞綿綿」

1994年   文化建設委員會策劃「全國文藝季」應邀參展

1995年    應文化建設委員會邀請,由新港文教基金會承辦,前往美國紐約發表「吳 卿金雕展」

1997年    國際佛光會中華總會主辦,於台北國父紀念館中山畫廊發表「吳卿金雕展」,門票收入捐助佛光大學建校基金

1998年11月   應嘉義市立文化中心邀請舉辦「吳卿金雕大展」

心路歷程          吳卿  撰

        嘉南平原遼闊的田野,一望無際,綠油油的稻田,散發著季節性的稻花香,五彩繽紛的美麗花田,相互爭豔,那是南台灣鄉野的代表,也就是我童年的家鄉。由於從小不愛讀書喜歡畫畫,生活在田野和溪流交織的農村中,很自然地,鄉野的蜻蜓、青蛙、毛蟹、魚和花草等等,都是成長中的玩伴,也是童年美的記憶。

        十八歲時,看到朋友在刻一些外銷木製品,感覺很有趣,也沒有正式拜師學習,就開始研究雕刻。後來,有機會陸續到台北故宮博物院參觀,院中的典藏精品,深深烙印在當時腦海中,心裡迴盪著「假如我這一生做的雕刻作品,能夠被故宮博物院收藏,那我這輩子就夠本了」,因為人大概最多也只能活一百歲,而進入故宮博物院就是幾百,幾千年了,隨後,慢慢思索著有關的問題,希望找一個很細心的動作為題材。

        十九歲那年,有一天我在河堤旁散步時,突然發現幾隻螞蟻正合力搬運一顆壁虎蛋,向著度斜坡緩緩上去,小螞蟻然能抬起那麼大的的壁虎蛋,深深打動了我,驚訝力量的奇妙,加上螞蟻優美、活潑的造形,使我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也許是有著特殊的因緣,在兩年的時間堙A我用壓克力盒子養了一窩、幾百隻螞蟻,是一種黑色、體積大大的,我叫牠黑武士,很美、很可愛,跑起來很快,人一樣有喜怒,喜歡吃葡萄汁,如因久一點沒有清洗盒子,葡萄發酵了,牠吃後好像喝醉一樣,走起路來東倒西歪的。我逐漸瞭解螞蟻的生態,不同蟻類具有各自不同的習性,個體間雖有情感、慾念及情緒好惡,卻有著分工合作並團結一致的精神,更發現牠們竟也能組成一個公平、合理的螞蟻社會,慢慢觸動了我雕刻螞蟻的契機。

        當兵前,我走訪台灣各地的一些名家雕刻,發現傳統的用刀、工具、使用範圍都有限制,沒有辦法隨意發揮,就開始研究、改良、設計自己想要的雕刻刀,除木雕之外,也接觸其他材質和雕刻方法,如壓克力、珊瑚、寶石等。服役期間,我開始雕刻螞蟻,因為當兵前實際拿雕刻刀練習,只有一年多的時間,也從未過立體造型雕塑,所以前幾個月都失敗了,直到一九七八年,終於用二個多月的時間做成功一隻螞蟻,非常的高興,就把它收在衣櫃堙A過了一段時間拿出來看,簡直不敢相信是我自己刻出來的。

        為了完整表達螞蟻的生態現象,和融入抽象的創作意念,花了整整七年的時間,完成廿五件精細的木雕螞蟻作品,從失敗與挫折的歷練當中,漸漸領悟用刀的訣竅,體會力量的微妙和掌握木材的選擇。為了刻螞蟻,我把僅有的一五ΟΟ坪田地也賣掉了,當時親朋好友擔心地說:「你只刻螞蟻,又沒有其他收入,誰會買你這些雕刻螞蟻?怎麼生活呢?」,但是,我想生命是有限的,認為有意義就全心全力的投入,也許想太多,就做不下去了,很感謝父母、家人的允許與支持,使我無後顧之憂。

        在木雕作品中,最耗時的一件為「搬運飯粒的一群螞蟻」,這件長三ΟΟ公分的九骨木透雕,總共花費四Ο一五個工作小時,在前後一年的時間堙A每天工作到深夜,做到眼睛像針在扎,感覺到痛,才知道已經很晚了。作品「掙脫」高三八Ο公分,用整株檜木做素材,刻出螞蟻在掙脫過程中連續動態,表達心中想要擺脫束縛的意念。一九八四年,我在台北立美術館發表個人生涯的第一次個展,隨後應邀赴日本展出,雖然這一系列木雕螞蟻作品,使我到處接獲讚賞與肯定,但也因此鞭策了尋求「自我突破」的決心,我毅然決然地,從大家的掌聲中沉寂下來。

        一年多的墊伏期間,從不斷的自我省思中,探索生命的奧秘,將蘊藏於心中的創作意念,在禪機中尋求突破,俾能發展出新的風貌。木雕新作的第一件作品「禪」,經過三個月的苦思,精心雕琢後完成,在體上雕有半隻蟬,而另一半呢?是在圓體內?是出世?是入世?是圓體?是蟬?是禪,本無分別的。

        做蟬翼時,有位畫家朋友問我有沒有辦法雕成透明,因為在木雕史上沒有透明的作品,我說試試看,終於成功了,蟬翼的薄度只有報紙的三分之一,兩邊脈絡一致,蟬身細毛下的硬殼質感也表露無遺。後來,有位文化界的朋友,看到木雕作品「夢蝶」的中空人頭像時,問說:「能不能把整個頭殼也做成透明呢?」我說:「已經做好了」,作品「是人?是蝶?」歷時二年才完成,自一整塊三五公斤的黃楊木.一刀刀雕去掉,全心一意的雕刻時,好像時間是一個抽象變形的頭殼,頭上有蝴蝶,是坐禪時,意念起蝴蝶飛入、飛出想像之中,到底是人?還是蝴蝶呢?全部跟紙一樣薄且透明,很輕很輕的,整件作品的重量只有四Ο公克,比兩張報紙還輕。

        以往,用金屬材質做藝術品,銅最普遍,也最有經驗,但是,做精雕卻很少,一九八一年,我開始用銅嘗試,接著研究做銀螞蟻,在長達半年的時間堙A為了追求完美,經歷連續六次的失敗,在一九八四年,終於做成功第一隻銀螞蟻。一九八五年,受國立科教育館委託,製作銀、銅材質的作品「螞蟻生態」,作為教育之用,螞蟻、螳螂等昆蟲是銀的材質,巢穴用銅做成,呈現自然素雅的質感。熟悉銀、銅之後,覺得金屬精雕最理想的材質是「黃金」。而自古以來,黃金一直是富貴吉祥的象徵,對它的喜好古今皆然,東方人更是鍾愛,除了色澤美麗,更是有許多其他金屬所沒有的特性,但是,黃金在地殼中的蘊藏量很少,價格昂貴,歷年來研究開發的極少,書籍記載也缺乏,所以,傳統的黃金製品,大都是手工飾品,缺乏創意,更沒有金雕藝術品。

  一九八九年,我開創新的創作領域,用黃金做雕刻藝術品,希望把一般人黃金單純的愛好,結合藝術,提升為收藏與欣賞。我投入相當多的心血,從研究材質的特性及呈現的效果,一直到運用大量的人力、物力與時間,去試驗各種不同的製作方法,不但仗用九九九九純金為材質,更摒除傳統摻雜銀、銅等金屬為焊藥,直接使用九九九九純金在攝氏一二00度以上的高溫中接合,使作品表面質感均勻完美。金雕作品「蝴蝶蘭」歷時一年才完成,在典雅的氣質中帶有誇張搶眼的效果,姿態雍容嬌貴,卻有著旺盛的生命力,整株蝴蝶蘭使用將近六公斤的黃金材料,在製作過程中,我的一隻手臂,受到攝氏一二00多度的高溫燒傷過二次。雖然遭遇了無數的失敗,最後終能克服困難,完成一件件金雕藝術品,開創出精雕藝術的新領域,一九九一年,我首度在台北市立美術館發表這些成果,與國人共享。後來,再研究銀、銅,掌握質感和表面的處理,結合黃金達到相融效果,不同材質的搭配組合,使金雕作品更臻完美,雕刻藝術的表達空間更為寬廣。

  台北故宮博物院是歷史大化藝術的寶庫,於一九九三年典藏我創作的金雕作品「瓜瓞綿綿」,是四0年來第一次破例以典藏經費收購「在世」藝術家作品,感謝故宮博物院肯定我二0年的努力,作品也進入國家典藏之列。以往做的金雕螞蟻都是放大幾倍,秦院長告訴我說:「你的眼睛以後會越來越不好,希望你為故宮做一件金雕留傳下來,但是,能不能做跟螞蟻一樣大小的呢?」我努力研究,也成功作出來了。「瓜瓞綿綿」長二八0公分、寬三八公分、高一二0公分,以三株苦瓜及二三八隻螞蟻為主體,結合各種昆蟲及小草、樹苗,搭配重達八十公斤的白銀泥土底座及青銅竹子棚架,像這麼大的純白銀製品,以往從沒見過,銀、銅表面的自然氧化,越久質感越美,整件作品若是一個人每天工作八小時,需要三年才能完成,是世界上僅見、細緻、複雜、大型的金雕作品。一九九五年,我很榮幸地應文化建設委員會邀請,前往美國紐約發表「吳卿金雕展」,是金雕首度在國際上展覽,除幾年來陸續發表的作品外,我再度投注心力與物力,完成許多件新作品,和國際友人共享。

  從開始做木雕螞蟻,我看了很多美術書籍,深受「原創性」表達所影響,一直在思考創作風格是什麼?原創又是什麼?我想原創就是「做別人想做而做不到,做別人從沒有做過的。」後來,有緣接觸佛經,從對有情、無情生命的探索與關懷中,探討萬物生存的意義是什麼?我存在嗎?死後呢?精神能永恆存在嗎?作品「我需要泥土」是一棵小樹穿出玻璃瓶,生存有淨土,生命能昇華。作品「無礙」中磚塊是堅硬的實體,猶如個人對事物的執著,小草是我們的心念,穿過堅硬的磚塊,表面沒有裂縫,磚塊有沒有實體的存在呢?是意識限制了自我,自在就沒有限制。作品「塵緣」婺U年的人頭石化了,纏繞著滿頭的牽牛花,是情?是愛?意念是種子,萌芽、開花、結果。作品「緣生緣滅」表達存在只是因緣聚合,而死了只是形體不存在而已。在漫長的創作心路歷程堙A漸漸體會空中妙有,悟入寧靜中的法喜,作品「悲喜交集」是連續幾天的禪坐,睜開眼睛時,剎那間,契入宇宙萬物都是空的,所有物象都是不實在的,良久……..良久….,感受那執著有的苦,眼淚不由自主的盈眶而出,內心充滿悲憫與歡喜。

  很慶幸地,能順利成這一系列的金雕作品,發表這次歷史上難得一見的展覽,十分感謝父母賜給我一雙靈巧的手,對事物敏銳的洞察力,並衷心的感謝所有支持與幫助我的親戚朋友們。這一整批金雕作品,若能規劃成立一座「金雕美術館」集給金雕之精華,不只是黃金、藝術史上一大盛事,更是人類共同文資產的傳承與延續。當我年輕22歲時立下兩個願,第一個願「為藝術而創作」,這個願用了我二十年的歲月,經歷了長期的孤獨與艱辛,面對一次次精神和物質的挑戰,雖然如此,但我在這修行創作的時刻堙A找到了生命的意義,不斷的引導我向前邁進,把短暫的生命昇華,等現在進行中的幾件木雕做好,完作獨創的一整批木雕後,我就要去行「第二個願」了。(資料來源: 吳卿金雕大展簡介)

金雕作品「蝴蝶蘭」歷時一年才完成,在典雅的氣質中帶有誇張搶眼的效果,姿態雍容嬌貴,卻有著旺盛的生命力,整株蝴蝶蘭使用將近六公斤的黃金材料,在製 作過程中,吳卿先生的一隻手臂,受到攝氏1200多度的高溫燒傷過二次。雖然遭遇了無數的失敗,最後終能克服困難,完成一件件金雕藝術品,開創出精雕藝術的新領域。
作品「塵緣」婺U年的人頭石化了,纏繞著滿頭的牽牛花,是情?是愛?意念是種子,萌芽、開花、結果。
瓜瓞綿綿」長二八0公分、寬三八公分、高一二0公分,以三株苦瓜及二三八隻螞蟻為主體,結合各種昆蟲及小草、樹苗,搭配重達八十公斤的白銀泥土底座及青銅竹子棚架,像這麼大的純 白銀製品,以往從沒見過,銀、銅表面的自然氧化,越久質感越美,整件作品若是一個人每天工作八小時,需要三年才能完成,是世界上僅見、細緻、複雜、大型的金雕作品。
台北故宮博物院是歷史大化藝術的寶庫,於一九九三年典藏吳卿創作的金雕作品 「瓜瓞綿綿」,是四0年來第一次破例以典藏經費收購「在世」藝術家作品。
瓜瓞綿綿 瓜瓞綿綿
作品「法喜」 悟入寧靜中的法喜
作品「緣生緣滅」表達存在只是因緣聚合 ,而死了只是形體不存在而已。
作品「悲喜交集」是吳卿先生連續幾天的禪坐,睜開眼睛時,剎那間,契入宇宙萬物都是空的,所有物象都是不實在的,良 ……..良久….,感受那執著有的苦,眼淚不由自主的盈眶而出,內心充滿悲憫與歡喜。

本HOMEPAGE製作: 郭長成 老師

按此處回上頁